你的位置:线上配资网站-杠杆炒股平台证券 > 线上配资网站 >

IMF前首席经济学家:拜登和特朗普都可能会助长美国“债务炸弹”!

 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肯尼斯·罗格夫(Kenneth Rogoff)近日示,无论是拜登,还是前总统特朗普当选,都有将美国债务水平推至危险境地的风险,因为华盛顿没有意识到超低利率时代不会回来。

  他在一档节目中表示:“华盛顿对债务的态度总体上是非常宽松的,我认为他们会为此感到遗憾。这不是国会和这两位总统候选人已经习惯的免费午餐。”

  虽然联邦债务的确切“上限”尚不清楚——据国会预算办公室(CBO)估计,到2034年,联邦债务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从目前的99%上升到116%。罗格夫警告说,随着债务水平的提高,美国经济将面临挑战。

  这位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首席经济学家表示,不断上升的借款负担将造成通胀和利率的波动,并加大美联储面临的政治压力。而且,目前国会预算办公室的预测也为“意外事件留下了很大的空间”。

  “你冒的风险越来越大,”他说。“我们会感受到的。”

  本周二(12日),拜登和特朗普分别在初选中赢得了足够的党代表票数,从而锁定了各自党派的总统候选人提名。这也意味着,只要不出意外,两人就将再次在美国总统大选中对决。这场时隔四年的“最老龄大选复赛”也就此拉开帷幕。

  罗格夫认为,两位候选人都可能支持推高借贷的政策。

  “拜登的演讲建议增加债务。虽然我们真的不知道特朗普会做什么,但考虑到他上次担任总统时所做的,就很好猜测他会再次这样做。”他说。他指的是特朗普在2017-21年担任总统期间扩大财政赤字。

  在后全球金融危机时代,超低利率有助于限制美国赤字的影响。但罗格夫说,大流行后的时期是不同的。他说,实际基准利率更有可能在1.5%至2%之间,而不是0%。美联储决策者最近的预测显示,经通胀调整后的实际政策利率为0.5%。

  他还表示,特朗普和拜登“肯定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最具保护主义色彩的两位总统”。他提到了两位总统在任期间都对别国设置了高关税。不过,这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·克鲁格曼的观点不同。后者上个月表示,这将对经济造成有限的损害。

  罗格夫说,“这是50年后的事情,届时影响将是有限的。突然征收关税会对经济造成严重混乱。我认为这将导致严重的经济衰退和通货膨胀。”